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六合神机 >

六合神机

塗山书画社追忆塗山三杰 老师们的点滴永远活在

发表时间:2019-01-27

  老师们的点点滴滴永远都活在咱们的记忆之中

  抗战时代,随着国民政府迁到战时陪都重庆,一大批文化名人纷纷与南岸结缘,那段时期,南岸文峰塔下群星荟萃,盛况空前。

  在重庆书画界圈内,但凡提起“塗山三杰”,大家都熟知三个人的名字——重庆老一辈有名书画家杨竹民、蔡岚、黄笑芸,他们是塗山书画社的重要首创人。

  据理解,塗山书画社因各种因素,中途停办些许时间,2015年,在川之行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及书画爱好者支持下恢复成破。去年,该书画社引入的新社员当中,包含中国美术家协会成员、重庆书法家协会副主席等数人。今年上半年,该书画社将重回塗山,在各界支撑下,将在塗山寺四处打造一处专业活动基地,约400平方米。接下来,搭建文化技能交换平台,持续该书画社培训人才的传统。

  “追忆,塗山书画社近40年的风雨路。时光荏苒,岁月如歌,世间的是是非非与桑田桑田,感慨艺术性命之路,福气总会有偶然与意外,有太多的不能释怀。很多时候,看着老照片,曾经的辉煌使我们都会有一种满足。而今,我们不能再回到从前,可是,我们却领有曾经的美好回忆。那些人,那些事,老师们的点点滴滴永远都活在我们的记忆之中,无奈将他们忘却。今天的梳理与回想是为了明天将来更好的前行!”

  蔡岚人物工笔作品

重庆市博物馆藏书(黄笑芸作品)

  “基于此,在多年来的文化渲染与熏陶下,为塗山书画社的成立营造了良好的环境。”塗山书画社社长赵纯元介绍说,上世纪80年代初,塗山书画社由重庆老一辈著名书画家及工商民主人士梁作风、刘仲衡、姚应征等率先动员并支援成立,其最初筹备与创建都皆在塗山而得名(南岸塗山寺自古而立,是重庆市现存最古老的寺院之一)。

  杨竹民弟子叶国光,当初已66岁,他回忆说,杨老的画室简陋,十多少平方米的居室腾出一角作画。由于家境清贫,夜里终年灯时间暗,待女儿出门上夜班时,杨老便连夜作画。虽以卖画作为主要经济来源,但杨老十分坚持准则,绝不抬价,不从中投机取巧,也保持不大量量作画,凡是能保持生活便足矣。“记得上世纪80年代初,一次过春节前,杨老师连夜作画4幅,次日拿到渝中老字号画馆‘淳辉阁’售卖,每幅售价8元钱,卖完便回家过年。”叶国光说,有人劝杨老多卖多少幅,市场好,买家多,杨老师却摆手摇头,只说:“满足过年便足矣。”

杨竹民作品《墨竹》

  另外,岑学恭、吴一峰、晏济元、苏葆桢、宋克君、杨鸿坤、许伯建、魏宇平、朱宣咸等省市书画名家受邀加盟其中,该书画社的成立,成为当年成渝书画艺术界一件大事。因为,它是改革开放以来,重庆、四川乃至西南地区首个民间专业书画艺术社团。

  黄笑芸与蒲文新感情深厚,上世纪80年代初,蒲文新时常邀请黄老在他家做客,趁机求教。当年,他还是从事体力活的工人,黄老耐心教导他,想要学好篆刻,便要写好字和书法。黄老的篆刻风格属浙派,纹路细腻,擅长在桃核上巧妙刻印。他就一把刻刀,篆刻和作画均不花枝飘荡,他嘱咐蒲文新,工具不在多,在于用心钻刻。积淀后的蒲文新逐步悟出,篆刻的过程不在名义在内涵,不在形式在品格。“黄老师很有趣,家里养了8只猫,吃完饭就要回家,自称都是他的‘猫儿子’。在我人生最拮据的时候,黄老师拿出为数不久的积蓄帮助我。”蒲文新说,曾经浮躁一时的个性,在与黄老的交往中,逐渐变得谦善、平和,黄老影响了他的终生。

  黄笑芸(1916年—1998年),重庆北碚静观镇人,抗战期间参加了由乔大壮、唐醉石为首发动成立的金石社团“巴社”,成为巴社最年轻的篆刻家。黄老暮年经徐无闻教养推荐,先后为《秦汉篆隶字形表》《汉语大字典》缩写石鼓文与简帛书体篆字。

  塗山书画社社长赵纯元说,翻开重庆历史画卷,山、水、泉、洞、峡、花、鸟一应俱全,尤其南山诸峰,横空壁立,峰清岭翠,宛如一幅奇山异景的山水画,矗立江岸。传承重庆书画名人身上的传统技艺,以及严肃、深沉、慎重的精神,便是为这座城市,延续最本真的艺术追求。“当初部分年轻人放弃传统,喧嚣一时,这令人深感发愁。”赵纯元说,塗山书画社在崭新的一年,做好该做的能做的贡献,渴望与更多年青人切磋技巧,爱岗敬业,摒弃浮华。

  上世纪80年代初一鸣西南

  杨竹民(1916年—1990年),在圈内被尊称为“西南一枝竹”,山西人,抗战时逃难迁居南岸,曾受教于周怀民诸名家门下。善于工笔花卉、山水等。作品《墨竹》被中国美术馆珍藏、《朱竹》被重庆文史研讨馆收藏。

  “书画社成立之前,在南岸上新街,现长江索道南岸站点附近,一些气息相投的书画友人,往往来此交流探讨。成立之后,南岸区统战部腾出一间办公室,作为书画社教室。”据赵纯元回想,该书画社成破初期专职社员仅十余人,均为重庆当时书画界名人代表。开设书画培训班达11期,培养书画人才达200余人,学生职业不限,包括工人、老师、干部等多种。名师授课均不收取薪酬,对培训班学生的选录,须具备同一类品性,便是谦虚、踏实、虔诚、专一。

  “蔡老师没有专用的画室,只有吃饭之方桌,他悼念‘洛神’,遥望‘嫦娥’,看‘昭君’出塞,美人的灵性,唤起他的创作灵感。”蔡岚的弟子陆佩英已是七旬老人,她还记得,蔡老的工笔画功夫中,最拿手的是“铁线描”“游丝描”“丁头鼠尾”等描法技能,这让蔡老笔下的仕女飘逸、柔情、洒脱。陆佩英说,跟着蔡老学画初期,学员们时常去蔡老家旁观、揣摩,蔡师母待人热情,总为学员们煮上一碗挂面。“蔡老师恳求学员和弟子,作画最好不参展、不加入商业运动,甚至不到万不得已,最好不要卖画。”陆佩英说,她懂老师的心理,一旦心花了,画就画不好了。

  今年上半年画社重回塗山

  提起该书画社社员的招录,赵纯元说,时至今日依然严格,除了拿得出作品、作品经得起评定以外,人的品德仍是最主要的一道考量。该书画社目前最年长的社员78岁,最小年事40岁左右,主要以原书画社成员跟“塗山三杰”师承弟子为主要成员。

  驰誉书画界的塗山三杰

  弟子眼中的老师不功利心

  塗山书画社追忆塗山三杰

塗山书画社举办年会

  在咱们看来,大家想表白的作画精神或者是:画画是精力之事,是思维情感之事,是文明修养之事,显现着一个人的生命品格,这兴许也是塗山字画社坚持传承的本因,提倡跟呐喊的初衷。

  重庆晚报-上游新闻记者 李琅/文 钱波/图

  蔡岚(1917年—1991年),杭州人,抗战时期迁居南岸海棠溪敦厚坡,擅长工笔人物,广临明清诸家大师画作,尤以陈老莲、费晓楼、改奇香为其师承。蔡岚的《文天祥》《数珠观音——大足石刻造像》等多幅作品被中国美术馆、中心文史研究院、四川文史馆、核心工艺美术学院等收藏。

  1月20日在重庆南岸区宏声大酒店内,近40名专一于书法、绘画、篆刻的创作者、书画家齐聚一堂,在这里举行了2018年年会。上面的这段话,作为本场年会的终场语,深深的激动着在座的人。这家老字号的书画社自创办以来,为重庆书画艺术发展做出了深远影响。记者在年会上得到一个好消息,塗山书画社将在上半年重回塗山,连续画社培训人才的传统,传承重庆书画名人的技能。